投期刊-创作、查重、发刊有保障。

民间文学传说论文2300字_民间文学传说毕业论文范文模板

发布时间:2020-10-30 10:00

  导读:民间文学传说论文2300字应该怎么写?对于现在的很多初次写作论文的作者来说,应该都是会不知道要如何写作的吧,所以也会觉得迷茫和无措,本论文分类为民间文学论文,下面是小编为大家整理的几篇民间文学传说论文2300字范文供大家参考。


  民间文学传说论文2300字(一):题从河南传说看新生态民间文学的语境泛化现象论文


  [摘要:新生态民间文学时刻更新着。其中语境泛化现象凸显,包括民间文学的时空氛围的淡化与随意性、传承人变质、受众阶级与范围的扩大融合、表演情境缺失、社会结构转化、文化传统的意蕴趋降等。以河南传说为例,来探究语境泛化的必然性与反思性,及其相应态度与策略。


  关键词:河南传说;新生态民间文学;语境泛化]


  学界对新型媒介的新生态民间文学的探讨多涉及版权、文化保护、节日形态等,但关于其语境变化层面仍可进一步拓展。故在此以河南传说为着眼点,展开对新生态民间文学语境泛化现象的探讨。


  一、从基本特征分析新生态民间文学的现状新变


  民间文学是一个民族在生活语境里集体创作、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长期传承发展的语言艺术,具有集体性、口头性、传承性和变异性。以下将从基本特征的角度来具体分析其现状新变。


  新生态民间文学的情感表达趋向个性化,也仍有集体性,如《端午民间文学的形态及其文化功能》表示,“虽然作者可能是无名写手,但一旦传播开来,变成人们共享并随时添加修改的对象,它的集体传承的特征也就十分明显”。对此我认同节日短信归于现代民间文学,但传播不等于传承。为何?


  这要谈及口头性和传承性。例如河南地域流传的《戴长命锁》的风俗传说,其刘墉硬斩冷妃兄弟的内容并不为大家熟知,多是傳统习惯代代相传。但新生态民间文学多借以新媒体传播,口头转文述,其口语化并不等于口头性,且并无记载。故受众广,也无法完成传承。


  其变异性是发展演变的必然,如民间传说距原型久远,历史性减弱,文学性增强。例如河南地域《正月初一不倒水》的风俗传说,由同情申公豹治水有功的本意叙述,演变为当地人口中的“正月初一不洗头”。此外还有主题变异等。而新生态民间文学的变异性,就新媒体上的新作而言,主要体现在抒情突出,情节结构弱化。


  二、从河南《太昊陵》分析现状新变对语境泛化的促成


  语境是民间文学创作与传承的场所,某一具体的民间文学表演语境由时间、空间、传承人、受众、表演情境、社会结构、文化传统等要素构成。要明确,新生态民间文学始终属于民众、属于生活。以淮阳县地方传说《太昊陵》为例,与新生态民间文学比较,作以下探讨:


  有人在蔡河打捞出一个像人头却长角的头骨,孔子说是人祖爷太昊伏羲的头骨,依据是“古书上说,太昊伏羲是人的祖先,人头龙身,头生双角”。后陈王让孔子选宝地为太昊修建陵墓。孔子选中城西北郊一处,理由是“前面当年曾经落过凤凰”。后朱元璋在太昊庙里躲藏获救,果真追兵赶来时,不一会庙门口结满蜘蛛网,于是追兵走了。后朱元璋拨款扩建太昊庙,却遇赃官,只建成了个八百七十亩大的太昊陵园。


  该传说展现了当时民众的祖宗信仰和历史情感,虽是虚构愚昧,确是精神和心灵的真实写照。实中有虚,虚中有实,情节结构完整,具有时代印记。这与新生态民间文学相通又相异。


  时间和空间方面。时间含自然时间和表演时间。空间是指传承人表演时具有一定范围的、传承人和听众共同参与而形成的自然场所。景点《太昊陵》现有祭拜有庙会,则其传说会被讲述,这便构成表演时空。如今音像媒介冲淡了感受现场性的时空氛围。同时庙会寄托的文化信仰受到商业经济的挤兑。而新生态民间文学中的新创作也呈现出随意性,以致新生态民间文学与网络文学的模糊。


  传承人方面。类似于《太昊陵》口头传承下来的民间文学既有娱乐性、知识性,又承担传承使命。但“瞎话瞎话,无根无把;一个传俩,两个传仨;我嘴生叶,他嘴开花;传到末尾,忘了老家”的传承方式,在新生态文学民间文学中罕见。与其说现在的传承人是在传承,不如认为是传播的接受者。


  受众方面。民间文学植于民间,就像《太昊陵》的故事源于打鱼拾骨,又借孔夫子口断为太昊头骨,予以供奉,使得该传说的受众认同感较深,尊重感更强。而新生态民间文学的受众范围扩大,现对该传说的历史性认可度不及文学性。另一方面,新生态民间文学的受众较以往显然跨越范围更广。


  表演情境方面。表演情境就是传承人表演时的具体情境,具有惯常性和即时性。处于网络信息传播的今天,新生态民间文学多借用媒体,造成表演情境缺失,因为传承人与听众的分离,无法构成完整的时空情境。


  社会结构方面。“社会结构是各个地位、角色之间的稳定关系”。传承人得到受众关注的同时,也接收受众的评论,如此易促使新的社会结构的生成。例如鲍曼由被捉弄嘲笑的被动者,通过讲有趣的事情使得自己成功转化为主动者。这种转化在新生态民间文学的音乐歌谣演唱现场也有反映。


  文化传统方面。在新生态民间文学作品中,传说、神话、史诗、谚语等形式正弱化。新时代民众裹挟于众象,思绪碎片化,但新生态民间文学并未失根。所以说更新适应间伴有文化传统意蕴的趋降,也有新文化的不断汇入。


  三、对待新生态民间文学语境泛化现象的态度与策略


  民间文学是与时俱进的文化现象。河南传说的例子仅是局部。语境泛化现象并无优劣,是一个时代民间文学发展阶段的必然性特征。新生态民间文学将临显著变化,彰显更鲜活的生命力。客观看待时,也要析辨哪些现象异常及其意蕴,又应取何措施等。


  但仍应关注反思其传承问题等。新生态民间文学的创作者、受众、传播等都会影响新的文学样式的形成。现代人最远的距离是人在手机里,言语缺失,是否就意味着民间文学口头性的丢失?面对民间文学研究的式微,要加快搜集整理更新典范作品,剖析其民众精神。建设中国特色的新生态民间文学,克服记录与表达的难题,走向世界。


  民间文学传说毕业论文范文模板(二):转向文本实践的民间文学:试论河南温县“赵氏孤儿”传说中的戏曲影响因素论文


  摘要:河南焦作三家庄村怀梆戏在当地颇受欢迎,影响到民众的日常生活。其地明置怀庆府,钟灵毓秀,其民间传说、民间故事等口头文学盛行,而怀梆戏对当地民间文学产生的影响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民间传说“赵氏孤儿”对民间文學转向文本实践有着重要的借鉴作用。


  关键词:赵氏孤儿民间文学怀梆戏非物质文化遗产


  中图分类号:J825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8-3359(2017)11-0150-02


  河南省焦作市温县三家庄村的怀梆戏“赵氏孤儿”与民间“赵氏孤儿”传说在当地齐享盛名。怀梆戏“赵氏孤儿”不仅在演出的规模和形式上对其民间传说产生了影响,同时在剧本内容和思想表达方面,也促进了“赵氏孤儿”传说的传播,以至民众将此传说当做史实来看待。


  一、“文本实践”对村落生活的影响


  三家庄村怀梆戏“赵氏孤儿”在影响民众思想的同时,也在潜意识支配民众的行为举止。其中,歌谣的传唱是人们思想认同较好的表达方式。比如对于三家庄村村名的来历,有很多歌谣传唱,记载在文献历史当中。“赵家忠良后,大臣来保护,程家舍亲生,公孙献老命”,可见人们认为赵、程、孙的后代居住在这里,形成了现在的三家庄村。与此相近的还有歌谣传唱:


  古来荒地无村庄,太平大营来驻扎。


  时局稳定落住户,赵、程、公孙为三家。


  国君巡查访民情,亲口赐名叫三家庄。①


  这一歌谣还涵盖了程、公孙两家落居在此的典故。村民认为“晋国指派一位姓赵的将军(原孤儿前辈)”来此地定居,靠山而居以图平安,从此便才有程家后代程婴英勇救孤的情节。可见,民间歌谣的传唱并不仅仅局限于赵氏孤儿故事本身,它还涉及到了赵、程、公孙三家三代的亲戚关系。但是,在最早的文献记载中,是没有赵、程、公孙三人的,只是在《史记》中才同时描写了这三个人物,并且丰富了“藏孤”的情节。但是三家庄村的村民却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了怀梆戏演出的影响,将藏孤的地点跟村名、歌谣结合在一起,形成自己独特的民间文化。下图是由三家庄村流传的歌谣内容整理而成的人物关系图。


  当地的民众不仅认为孤儿出生于此,并且认为赵、公孙两家家人都在村中居住。显然这也受到了怀梆戏“赵氏孤儿”的影响。譬如在当地怀梆戏“赵氏孤儿”的演出中,有一出岸杀假孤儿的情节,此时的程婴因承受不住丧儿之痛,请求告老还乡时,这样说道:


  程婴:屠相爷!你看赵家的亲朋好友一个个都是不怕死的侠义儿男,小人我家势单薄,请求将我一家老小收留在相爷家中庇护,以免他人谋害。


  屠岸:言之有理。你是我心腹之人,老夫年高,乏子无后将你的孩子认到我的名下作为义子,大量那个狂徒均不敢欺压你们,你在你的三家庄故居安然度日,老夫年供米月供银,待你儿七岁后,你们父子搬进我府攻孩子习文练武,长大成人带兵选将也是老夫膀背。②


  这里将三家庄称作程婴的“故居”,表明了它实际上已经把程婴的故乡归为三家庄村。怀梆戏就这样按照剧本,周期性的上演着“赵氏孤儿”,不仅受到民众思想的影响,更多的是对观看者一种思想上的共鸣和认同。除了表演者与观看者之外,还有一种介于表演与观看之间的个体表演,他们没有怀梆戏曲演出的影响范围广,但也深受当地民间戏曲的影响,使得他们在日常生活中运用完整的口头叙述来表达“赵氏孤儿”,加深民众的印象。


  二、“文本实践”对民间文学体裁的影响


  怀梆剧的具象表演将一个诉诸于口的传说形象地呈现给了观众,而表演者也随着精英文化和通俗文化的影响,越来越多的传说故事只有德高望重的老者才能将其全面地口述出来,他们的表演同他们本身一样,为当地人所信服和认同。可以说,是这些个体的完整表演,才使得怀梆戏“赵氏孤儿”更进一步的深入人心,成为人们口口相传的民间传说。


  个体表演者以口述故事的方式向听众表达传说的具体内容和可靠性。三家庄的个体表演者一般会在叙事之前或中间提醒听众口述内容的真实性。比如:67岁的王某和71岁的冯某在讲述《男人做针工》的故事的时候,会在开头详细的介绍这位老人的家境:“30来岁,妻子染病……钱花光了,命也未保”并且在说之时还插上自己的经历“那时候我们几个小伙伴每天晚上都去到他家里,听他说笑话,一听就是大半昼”,最后才说出这位老人所想的一段七律歌:


  人们都说我命苦,怎比古代老程婴


  恁舍亲生救孤儿,担惊受怕落骂名


  妻子含心丧了命,独身一人抚养孤


  半昼不睡五更起,当爹当娘做针工


  孤儿长大居官位,修庙祭祀来报恩


  人家舍子救别人,公德美名传至今


  缝补做衣不求人,养儿长大重高魁③


  可以看出在表演者王某、冯某的口述中,既有自己的记忆也有客观情况的介绍。这些历史与口述者主观加工的内容,使村中老人们的言说成为一种习惯,更进一步的促进传播演变为史实。


  三、口头叙述和身体表演


  个体表演者在进行口头表演时,不像具体的身体表演如三家庄怀梆戏的表演内容具有容纳和统一性。在三家庄村口头表演者们看来,民间传说本身就有“传”在其中,它涵盖了叙事内容的随意性和可能性。以石羊、石虎名人传奇故事为例,73岁的樊某在讲述石虎、石羊为什么会排放在村路口,并指向某个角落的时候,是这样讲述的:“据说是应风水、避邪气不让妖怪入村……有的说这些石物是从前孤儿为报养他的恩人……有的说孤儿在这村养大的。为保护三家庄平安孤儿显圣哩,让石虎石羊石人进村助威辟邪自动跑来的”。


  在这里,口述者讲过三个可能,却并没有将它们有机地综合,而是把它们并排的放在一起,较为完整的重复每一个可能性,口述者在讲的过程中还很随意的将它们罗列起来,并且没有一点内在的逻辑性,跟前面提到的怀梆剧对于“赵氏孤儿”传说的艺术加工不同,这种形式的个体表演对于传说的内容分布传达的更加完整更加全面,不失为口头上的“资料收集”。这与怀梆戏剧本对于情节的包容和涵盖有异曲同工之处。正因为这种不确定性和多种可能性才使得赵氏孤儿传说更加神秘、传神,使人们深信不疑。


  四、结语


  正是历史纪念物、文学作品的结合,最终使“赵氏孤儿”的相关传说变为民众眼中的“史实”,历代延续。民间文学的产生和发展不只受单一因素的影响,河南温县地区怀梆戏不论从形式、内容还是思想上,对“赵氏孤儿”传说的影响都是不可磨灭的。甚至,三家庄村依据《左传?昭公元年》《温县县志》《民国志稿》等记载认定了赵盾墓地就在三家庄村西南方头村。

100%安全可靠 100%安全可靠
7X18小时在线支持 7X18小时在线支持
支付宝特邀商家 支付宝特邀商家
不成功全额退款 不成功全额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