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期刊-创作、查重、发刊有保障。

民间文学赏析论文4800字_民间文学赏析毕业论文范文模板

发布时间:2020-12-21 12:53

  导读:如何撰写出满意的民间文学赏析论文4800字是现在很多人都为之苦恼的问题之一,而论文的撰写也并非易事,必定是需要花费很多心思和汗水的,本论文分类为民间文学论文,下面是小编为大家整理的几篇民间文学赏析论文4800字范文供大家参考。


  民间文学赏析论文4800字(一):中国情境下民间文学艺术作品的保护论文


  摘要:透露出民族文化特色的民间文学艺术作品逐渐受到西方国家的重视与保护,而我国还没有意识到民间文学艺术作品的现实处境,任其自生自灭,未将保护民间文学艺术作品提上日程。建立健全对民间文学艺术作品的法律保护的需要日益高涨。基于这种情况,本文从民间文学艺术作品的严峻现实困境着手,借鉴西方的法律保护模式,探究我国法律保护的缺失之处,从而对民间文学艺术作品的发展提供相关立法建议。


  关键词:民间文学艺术作品;特征;保护模式


  中图分类号:D923.41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4-9436(2020)09-00-04


  1民间文学艺术作品的定义


  一是对民间文学艺术作品进行的定义在我国《民间文学艺术作品著作权保护条例》有所涉及,其被定义为:“由特定的民族、族群或者社群内不特定成员集体创作和世代流传,并体现其传统观念和文化价值的文学艺术的表达。”从国家版权局发布的草案的定义,我们可以了解民间文学艺术作品在满足一般作品被著作权法保护的独创性、可复制性、有形性等特点的同时,还具有自身固有的特殊属性。一定时期内的社会群体有着相似的社会经历与情感共鸣,于是民间文学艺术作品应运而生,成为他们抒发情感的方式,应而其有鲜明的作者不明性和集体性。民间文学艺术作品在历经时代更迭后留存下来,被后代广泛流传,推陈出新,传承性和变异性也是其特有的属性。


  二是需要注意区分民间文学艺术作品与民间文学艺术。民间文学艺术与民间文学艺术作品有重叠部分,但不可一概而论地将民间文学艺术均纳入民间文学艺术作品保护法的庇护之下。[1]民间文学艺术与民间文学艺术作品的概念非常相似,但民间文学艺术作为流传在民间的一种传统,是指由特定的民族或者种群在长期生活劳动的相对固定的生活领域内因生存或娱乐需要而产生的能够反映出该群体或种族生活方式、地理风貌、民族风俗的一种宝贵的文化遗产。民间文学艺术在经济、文化乃至政治方面存在极高的保护价值无可厚非,但不可因此将其与民间文学艺术作品混为一谈而实施粗略的统一保护。民间文学艺术较之民间文学艺术作品有一种重要的独特个性,即具有动态可变性。民间文学艺术作为一种主观性极强的文化,必须依托客观载体而存在,且根据载体不同,可呈现出多种不同的形态。而民间文学艺术作品作为民间艺术被固定下来的作品形式,一旦被固定即具有不可变性,即使因传承而变异,往往也是成为新的作品形式,其終究还是呈现出可复制性的静态形式。


  2民间文学艺术作品的现实问题与困境


  一是文学艺术作品虽有着延续千年的历史,但逐渐出现断代的危险。随着现代科技的高速发展,许多年轻人的兴趣爱好与眼光都着眼于奇特的新兴事物,追逐潮流,无心钻研祖先留下的民间艺术、民俗、传统手艺等。新鲜事物的快速更新换代,使社会越来越浮躁,年轻人受到的影响更是首当其冲。静不下心,不愿意下苦功夫,不愿以传承发展的主人翁意识延续民间文学艺术作品的生命。更有甚者将民间文学艺术作品视为封建腐朽的产物,弃之如敝屣。而老一辈的民间文学艺术传承者即使兢兢业业地传播和弘扬民间文学艺术作品,也因无法抵抗生命的逝去,导致某些民间文学作品的传播后继无人,令人惋惜。


  二是民间文学艺术作品在法律上的非正式性,致其至今没有具体的保护条款,使民间文学艺术作品在创新、传播过程中出现多种侵权现象。民间文学艺术作品在不断的传承和变异中发展,这也就使其不可避免地出现被破坏的情况。民间文学艺术作品的原有价值也或多或少会受到波及。而真正受到影响的正是在传承改变后的民间文学艺术作品的权利人之间的多重财产纠纷。没有正式的法律的规制,原权利人与后加工改变权利人之间产生的权益纠纷只能参照其他法律来解决,也使民间文学艺术作品权利界限模糊,形成侵权人在法律的灰色地带疯狂试探,权利人苦不堪言,却诉诸无门的困境。


  三是中华五千年历史因为传承才有了今天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民间文学艺术作品更是在这种反复的流传加工中发展,因而民间文学艺术作品的创作具有无止境性特点,这也使得著作权保护无法完全保护权利人的权益。现有著作权法对作品的保护期限是自然人有生之年加死后50年,法人和其他组织则以首次发表后的50年为保护期限。一旦过了保护期,民间文学艺术作品将不再是私人的专有物,它将进入大众的视野成为全社会的财产,甚至可被外国学者游客带回国商演乃至保护,造成文化流失。这也一定程度上导致民间文学艺术作品的作者丧失创作与传承的积极性,权利人在艰难的环境中苦苦挣扎。


  3西方国家对民间文学作品的保护模式


  早在20世纪50年代,西方国家就已经开始提及民间文学艺术的概念,并开始在立法方面研究如何规范民间文学艺术作品。西方国家对民间文学艺术作品的保护模式多种多样,主要有以下几种:


  第一,日本于1950年直接采取出台《文化财产保护法》的方式,以完善的法典对民族文化进行了全方位的法律保护。该部法典将文化分为有形、无形、纪念品、民俗和传统建筑群落这5种类别,且注重对文化持有者的保护,形成具有自身特色的“人间国宝”的制度。正是此种激励体制,激发了民间文学艺术作品创作者的热情,引来了属于民间文学艺术作品发展的春天。


  第二,民间文学艺术作品首次被以版权法的一部分予以介绍,是在1966年的《突尼斯版权法》中。在其定义下,民间文学艺术作品代表着突尼斯的文化传统,是其国家文化遗产不可或缺的成分。突尼斯以国家权力为保障,规定除了以国家的名义为了公共利益以外,其他组织或个人为了营利目的想要取得该作品的使用权必须取得国家文化部的许可。但该法因为违反了版权法的基本原则,并未被正式实施。[2]


  第三,最早在国际舞台上亮相的版权保护的相关规定《保护文学艺术作品伯尔尼公约》中也提及了对民间文学艺术作品的分类,但其通过设置无具体作者这一分类栏来保护民间文学艺术作品。其具体是指伯尔尼公约的成员国可将出现的请求保护且明确属于签订该公约的成员国的作品,但无法认定具体作者的作品,以书面通知伯尔尼联盟总干事的形式来对该作品实施相关保护。


  第四,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与国际知识产权组织在会议中通过的《为发展中国家制定的版权示范法》提出了以不设期限的保护模式来对待民间文学艺术作品。该规定站在权利人的角度给予了权利人及其作品全方位的保护期限,为权利人营造了创造与发展的自由氛围,极大地保护了民间文学艺术作品的权利,但具有一定的极端性,并未被国际社会完全接受。


  第五,非洲的知识产权组织作为极力倡议保护民间文学艺术的组织,在1977年讨论通过的《班吉协定》中,以列举方式对民间文学艺术作品进行了定义:“一切由非洲的居民团体所创作的、构成非洲文化遗产基础的、代代相传的文学、艺术、科学、宗教、技术等领域的传统表现形式与作品。”这是一种极端的定义方式。其视图以有限的认知将无限且未可知的民间文学艺术作品纳入有限的保护范围内。这种试图过度全面却不甚严谨的定义方式,将尽可能多的文化产品甚至非文学艺术产品均归入民间文学艺术作品的旗下给予保护,力求给予全方位保护,但由于归类的不严谨性,使得非民间文学艺术作品也被错误纳入该范围给予特殊保护,显得不尽合理。但同时该协定创新性地提出了对不同种类的作品设置不同的保护期的方式给予保护。


  第六,1985的《民间文学表达形式保护条约》草案中规定由各缔约国设置一个专门机关主管民间文学艺术作品的授权。其创设了一种类似于版权法保护的全新保护模式。


  4中国民间文学艺术作品的法律保护及缺失


  中国民间文学艺术作品这个概念首次进入大众的视野是1990年版的《著作权法》中:“民间文学艺术作品的保护方式由国务院另行规定。”在国际社会争相对本国的民间文学艺术作品进行立法保护之时,我国仍属于观望状态,仍未出台专门的法律条款对民间文学艺术作品进行保护。至今我国民间文学艺术作品的保护条款仍停留在1990年《著作权法》的初始规定中。面对民间文学艺术作品侵权纠纷案件日益突出的局面,2014年国家版权局发布了《民间文学艺术作品著作权保护条例(征求意见稿)》,各地方政府也出台了民间文学艺术作品保护办法等试水草案与办法,均促进了我国正式对民间文学艺术作品进行立法保护。由于我国还未正式出台具体保护民间文学艺术作品的法律,针对此类问题产生的纠纷日益复杂繁多,对此法官无具体解决依据,只能参照著作权法的相关规定与民法总则的相关原则等进行判断解释,具体问题得不到具体的解决方案,社会矛盾也由此变得更加突出。[3]


  5有关民间文学艺术作品保护的建议


  面对西方国家为保护民间文学作品作出的深入研究与不断努力,笔者建议应当积极借鉴国际社会的立法经验与教训,以专门篇章的立法保护来弥补我国对民间文学艺术作品的立法缺失。在借鉴国外相关立法经验的同时应当着重于保护我国民间文学艺术作品自身所特有的传承性、民族性、多样性等特征。[4,5]


  一是对民间文学艺术作品的相关要素作出明确的法律界定。民间文学艺术作品是社会群体在生活中自发形成并流传下来的文化宝藏,它的形成主体具有特定性,即非单个的具体人为权利者,而是由一个部落或由一个群体形成共鸣,共同努力产生的智力成果。如果法律仅取其中一二名贡献者作为该智力成果的权利人而摒弃其余,难免带来厚此薄彼的矛盾纠纷。所以,法律应该承认民间文学艺术作品的群体创作者的法律地位。民间文学艺术作品在传承与发展过程中难免会流传到其他部落或群体,且难免融入其他部落群体的智力成果,此时原权利人与衍生品权利人的界限也需法律作出明确的区分。更有甚者,民间文学艺术作品历经时代变更,原权利人早已无从查询,可以将国家作为民族利益的保卫者,来兜底享有民间文学艺术作品的相关权利。这样一来,不但避免了许多纠纷的发生,也使我国的文化与利益得到更好的保护与发展。同时,我国可以参照《民间文学表达形式保护条约》的规定,以设置专门主管机关的方式对民间文学艺术作品进行权利授权与制约,从而规范权利主体的权利行使,从源头上避免侵权的发生。


  二是在界定清楚民间文学艺术作品分类与类似概念的基础上,以鼓励传承创新民间文学艺术作品作为立法的出发点,以国家支持扶持民间文学艺术发展的方式促进民间文艺的发展。在这个“速食文化”时代,想要将中华文化发扬光大,使其源远流长,仅靠部分人的努力与保护是远远不够的。只有以国家为坚实的后盾,以政府的强有力的有形推广操作和财政支持,才能使尊重和保护民间文学艺术作品的观念逐渐深入每个人的心中,使保护民间文学艺术作品、保护传统文化成为人们的自发性行为,才是对民间文学艺术作品真正的保护。


  三是从特殊保护模式的观念出发,以平等但存在差异的方式对不同类别的民间文学艺术作品设置适合自身属性的保护期的方式给予保护。既不一概而论地以一般作品的保护期来限制特殊民间文学艺术作品的保护期限,也不大而化之地以永久保护期使民间文学艺术作品永远无法进入公众领域。笔者建議以特殊情况特殊对待的方法对不同种类、不同意义的民间文学艺术作品设置不同的保护期限,从而达到社会资源与私人利益保护的平衡。


  6结语


  中国情境下的民间文学艺术作品的保护还处于弱势状态,保护民间文学艺术作品的相关法律还处于萌芽阶段。想要在这个文化大交融的时代实现对民间文学艺术作品富有中国特色的保护,我们还需要借鉴西方的先进立法;但我们不能完全照搬西方思想而摒弃本土的民间文学艺术成果。想要真正保护好民间文学艺术作品,只有坚守我们的民族性,发扬民族文化特色,才能将民间文学艺术作品发扬光大,引入世界的舞台。


  作者简介:何雅倩(1996—),女,江苏南通人,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民商。


  民间文学赏析毕业论文范文模板(二):“西学东渐”以来布依族民间文学发生发展调查研究论文


  摘要:布依族是一个历史悠久,拥有灿烂的文化的民族,布依族的文学的发生可以追溯到远古时期,其内容丰富,形式多样。“西学东渐”以来,布依族文学随着时代变迁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西学东渐”成为布依族民间文学史的一個重要转折点。本文试图从史料的角度,以时间为序,对“西学东渐”以来布依族民间文学发生发展展开调查研究。


  关键词:布依族西学东渐民族意识


  布依族是我国多民族大家庭里的一员,主要聚居在贵州省黔南、黔西南两个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以及周边地区。根据汉文史料记载和民族学研究,布依族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古代的越人。《隋书·南蛮传》记载:“南蛮杂类,与华人错居,曰蜓、曰儴、曰俚、曰僚,具无君长,随山洞而居,古先谓之百越也”,这是较早记录百越民族的古籍。诸多百越民族从地理位置分布看,分布在今天广西北部和贵州南部的部落常称之为“骆越”,而布依族就恰好主要分布在这些地区,故布依族来源于“骆越”的一支。古老的文明,孕育出灿烂的文化,布依族从古至今涌现出大量优秀的民间口头文学作品,这些作品都是时代的产物,反映时代历史变迁。


  一、“西学东渐”前期的布依族文学


  长期以来,布依族人民过着自给自足,封闭的生活。在明代徐霞客的《徐霞客游记·粤西游日记》记载:“盖上流(今天红水河上流)即土司蛮峒,人不敢入”。今贵州南部、西南部广大布依族地区在明代隶属广西承宣布政使司泗城州管辖,所以《粤西游记》所记录的多是今天贵州省黔南、黔西南两大布依族聚集地。清代“改土归流”之前的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贵州布依族地区还实行高压土司管理制度,颁布“蛮不出峒,汉不入境”的禁令。因此,曾经的广大布依族地区是相当封闭的,与外界交往甚少,民间文学作为上层建筑是受到经济、政治基础决定的,如此封闭的地区,文学自然得不到滋长的土壤,文学类型显得单调,内容单一。远古时代至封建时期的布依族民间文学作品主要分为以下类型:


  (一)反映远古时期创自立业、开天辟地、万物起源的神话和古歌


  在布依族人民看来,世界起初是一片混沌,对大自然充满无尽的窥探和思索,这种原始愿望和意志随着生产水平的提高,这就形成布依族先民口头文学创作源泉。具体神话代表作品:《混沌王》、《洪水滔天》等。布依族古歌,布依族叫“温消关”,意思就是先辈的歌谣,具体代表作品:《十二个太阳》、《造千种万物》、《祖王和安安王》等。


  (二)反映古代阶级社会时期生产劳动、山川风物、民族节日传说和爱情叙事长诗


  如果说,远古时期的文学作品是反映当时人民即兴而作和企图解释自然现象的民间叙事,那么古代文学作品就是在此基础上,带有鲜明的阶级色彩,阶级生活的创作。布依族进入阶级社会后,反映生产劳动歌、山川风物、民族节日传说和爱情生活叙事长诗就被不断的丰富起来了,表现生产劳作的歌:《种稻歌》、《棉花歌》、《造酒歌》等;表现山川风物传说:《黄果树瀑布的传说》、《三郎山的由来》、《铜鼓的来历》等;表现民族节日传说:《三月三的由来》、《查白歌节》等;表现爱情生活叙事长诗:《造月亮》、《金竹情》等。


  这个时期的布依族民间文学,其内容反映的多是一种原始性和阶级性,是对原始社会生活现象的解释和对万物起源的思索,及宗法阶级意识的再现,具有鲜明的阶级色彩,浪漫主义占据主导地位。虽有部分反抗封建阶级的口头作品,但是那是一种存在于封建体制内的文学,是在封建制度权力保障与束缚之内的文学。总体说来,这个时期的布依族民间文学作品,继承浪漫主义的传统,现实主义意识表达不强,对民族情怀,家国意识的认识不到位。


  二、“西学东渐”后布依族文学:保障与束缚的解体


  1840年,西方帝国主义使用暴力打开中国的国门。强势的文化输入,资本主义经济入侵,逐步把中国一个独立的封建主义国家变成一个半殖民半封建的社会。地处我国西南边陲的少数民族——布依族,也面临着更加严重的灾难,一方面要面临封建地主阶级的剥削和压榨,一方面要面临西方帝国主义势力的入侵。据民族资料记载:“鸦片战争后,随着签订一系列不平等条约,源源不断的传教士进入中国,一步步扩张到贵州省罗甸、册亨等广大布依族地区”,布依族人民彻底的进入半殖民半封建的社会。


  有压迫就有反抗,太平天国革命,给各族人民树立榜样,也极大鼓舞布依族人民,人民积蓄多年的怒火终于爆发了。据民族资料记载:“1854年独山县布依族人杨元保领导布依族为主的少数民族大起义,率先拉开反封建反帝国的序幕,从此,‘千里苗疆,无不响应’,起义的号角吹满整个苗疆,沉重的打击了西方列强和清朝统治者,此次大起义发生在清咸丰、同治年间,史称‘咸同起义’”。在布依族人民的英勇的斗争中结束,狠狠的打击西方资本主义的文化侵略,体现布依族人民坚强不屈的革命意志和爱国情怀。在此期间涌现出许许多多反帝斗争的故事,如:《杨元保的故事》包括《割草》、《修桥》、《点兵》、《智取》等篇;《杨元保的故事》具有很强的思想性,是“官逼民反”的典型,成功的塑造布依族农民领袖反压迫的形象。太平军李文茂转战贵州后,也留下许多民间故事,如:《太平军智取独山城》、《十二楼台山》等民间口头文学作品。


  1883年,中法战争爆发后,英法两国势力迅速入侵中国西南各省,据民族资料记载:“1899年贵州省册亨县发生水灾,传教士用低价收购布依族人的土地,使布依族人民变为他们的佃户,压榨布依族人民的劳动价值”。教堂所在地区,传教士常常挑拨民族关系,散布谣言,挑起民族仇杀,为了笼络人心教堂还开设学校、医院,教堂的学生只能读圣经,习教义教规,实则是为了扭曲布依族人价值观,从而达到他们殖民统治作用。


  1902年,以壮族、汉族等组成的“广西会党起义”推进贵州南部布依族聚集地,得到布依族人民的支持,挫败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1906年,布依族人罗先发组织布依族人民起义,打着“反清灭洋”的口号,沉重打击统治者。流传在今天贵定云雾山《罗华先的故事》包括《龙眼金鱼显灵》、《石桥斗神父》、《营盘坡上智败官兵》等反帝反封建斗争的故事比比皆是。这些故事比较古代社会的神话、传说故事更具有时代性,现实性。


  1911年辛亥革推翻中国两千多年的封建帝制,但是官僚主义的统治,并不能改变布依族人民的被压迫的现状,地处边陲布依族人矛盾繼续激化,社会秩序混乱。其中控诉和谴责统治阶级的迫害的一面的民间口头作品道出人间的苦如:《最大的不平在人间》、《我比黄连苦十分》、《穷人歌》等。


  1921年中国共产党的成立,布依族人民有了思想的武器和有党的领导,他们不断揭竿而起,同压迫者进行英勇的斗争。1949年布依族地区全面解放,在党的领导下摆脱贫困和灾难,步入康庄大道。在这个时期,特别是党领导的人民军队,在布依族地区播下革命的火种后,布依族人民的思想有了质的飞跃,布依族人把人民军队看作是救星,布依族人用饱满的热情欢歌红军,涌出许多脍炙人口的文学作品:《天桥》、《鱼水情深》、《木姜子》、《两根青线》等。


  “西学东渐”以来,布依族人民参与的各种社会变革运动,人民日益高涨的渴求独立,当家做主的强烈愿望,使得布依族民间文学如雨后的春笋一般迅速涌现出来,其文学样式更加丰富,从单一表现原始文化的神话、传说、古歌和阶级社会的民间故事,转变到增加了戏剧、民间说唱等形式。其内容的选择更加贴近现实,具有更强的战斗性,民间文学的自我选择与关注也有更高追求,摆脱了仅仅局限于种族、家族范围的民族个体身份,更多的是去关注个体与社会(国家)现代契约精神。


  三、“西学东渐”对布依族民间文学发生发展影响及意义


  历经原始社会、封建社会、半殖民半封建社会的洗礼再到社会主义新时代的布依族人民,民间文学发生巨大的转变,用全新的姿态,积极的面貌将布依族人民精神风貌展现的淋漓尽致,对于布依族人民来说这个时期的民间文学更像是一场民众的狂欢,在狂欢中上层与民间,统治者与民众的边界逐步得到消除,因此这一个时期的布依族文学对现实的反映更为深刻,更为彻底,具有更强战斗性。


  纵观整个布依族社会发展与布依族民间文学的演变,社会的发展推动布依族民间文学形式与内容更新,为布依族民间文学注入新鲜的血液,并指引新的发展方向,成为一面旗帜,唤起有识之士揭竿而起推动社会的变革。


  “西学东渐”以来,旧传统的颓败,千百年来束缚人民封建思想得到解体,革命的思潮彻底涤荡在中国大地的每一个角落,地处偏远、文化边缘的布依族人民也自觉的融入时代变革的洪流之中,在这场变革中,布依族人民第一次摆脱长期笼罩在布依族人民思想观念的家国同构的宗法制度,具有人与人,人与社会(国家)共同体的意识和现代国家的想象,个体的命运与社会(国家)的命运紧紧的相拥的转变。而文化是人民精神的结晶,社会意识的反映,这个时期布依族民间文学就紧紧扣住时代启蒙思想,布依族民族民间文化就是在这种批判与反思中创作出来,表现出强烈的家国情怀,荣辱相依的伟大理想。因此,“西学东渐”不仅给布依族人民带来精神上的解放,同时也给布依族文学注入了新鲜的血液,使其具有更强大的生命力。因此,它对布依族乃至整个中华民族的文学史来说都是具有非凡的意义。

100%安全可靠 100%安全可靠
7X18小时在线支持 7X18小时在线支持
支付宝特邀商家 支付宝特邀商家
不成功全额退款 不成功全额退款